Golliwogg

*言和&洛天依青梅竹马设定

*背景高中即将毕业 言和选择海外留学

*CP感薄弱 我真的在写CP文吗

——于是到了临别之时。

午后蜂蜜般的阳光缓慢地在地板的木色纹路上流淌,空气中微小的尘埃漂浮其中。堆叠在窗边的书本上有一层细细的灰尘,杂乱不堪的桌子让人直觉房间的主人生活的懒散。床单凌乱,褶皱起伏,床上堆着的杂物中有少女最喜欢的玩偶、书本,甚至从学校回来扔下的书包和换下的校服。枕头歪歪斜斜地被扔在了一边,下面露出了一角少女的白色内衣。

少女躺在床上,似乎完全不在意脚下的书包和卷成一团的校服,还有厚重的硬皮书本。她愣愣地直视天花板角落里的裂纹,一动不动,手中紧紧地握着手机。逐渐暗下的屏幕上有这样的留言:

“很抱歉,一直没有准备好,所以没有告诉你。”

“我要走了。”

“周末出来,见一面吧。”

洛天依不断反刍这个词语——“美国”。

迟滞的目光慢慢地从天花板开裂的小墙角里挪动到床边贴着的世界地图上,她在心里比划着从北京到威斯康星州的距离。不要说威斯康星州在哪里了,光是从太平洋的西岸到太平洋的东岸连接的直线所跨越的长度,已经足够让洛天依带着点儿认清现实的绝望收回不断在太平洋上空溜达的视线。

地图上标注太平洋的那深且广的蓝色让她很不舒服。

同时洛天依又在尽力翻腾着她和言和的回忆,但记忆和她的房间一样乱成一团糟。

所能想起来的最早的场景,只有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和湿漉漉的言和抱着自己抽泣的样子。还是小四的时候吧——不及格的分数把阿姨气坏了,赌气下的言和摔门离开了家,面对不大却也不小的雨茫然无措时,只能酸着鼻子用电梯电话打给天依。

言和也有过那样的时候啊。

天依侧过身,伸手抓住一只抱枕。她想继续努力将关于言和的事情全部整理出来,却发现这实在徒劳无功。因为仔细地想起来的话,就会发现,在短短十几年中天依所能回想起来的每一个角落里,几乎都能发现言和的身影。好比要将一根棉线中的一缕细丝从中干净地剥离出来一样,它的纤维与棉线余下的纤维交缠在一起,连分清楚它们之间的界限都很难了。

她们日夜相伴,已经给彼此留下了太多虽然浅淡但却无法磨灭的印记。

本来这是让人羡慕的关系,可现在看来却让天依心中溢满悲伤。

言和太过分了。天依心中那个小小的声音在说道。

一直以来保持着的是在同一个住宅区内随时都可以见面的距离,言和却一声不响地擅自离开,去了那么遥远的地方。之后我们就再也不会共享同一个白天与黑夜,只有即时通讯的网络和跨越一个太平洋的经度所带来的时差。

可去国外追求自己的理想是言和自己的选择,这样的言和哪里不对了呢,只是朋友的天依有什么权利去干涉言和的选择呢。归根到底,所有的难过不过是自己太过任性的表现。

天依不禁懊恼自己的自私与幼稚,但这样的懊恼却更让她想要对言和说:

“不要走。”

翻身趴在床上,脸埋在了抱枕中。

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自私一下吧,她对自己说。

然后,轻轻的呜咽声和尘埃一起,在粘稠如蜂蜜的阳光中缓缓浮动。

   
评论
热度(6)
太多了不知道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