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liwogg

*渣 慎入

*保护欲强盛的171兄长(可能OOC

*有借一些P站太太们浦乱tag下的情节场面

*一期哥快来我家 浦岛弟弟快来我家

 

我是一期一振。

最近的日子可谓相当不太平。

 

当审神者泪流满面地迎接带回了新成员的一军时,我正和乱还有药研一起看庭院里满树的樱花。药研探头瞧了瞧吵吵闹闹的本丸。

「那边好像很热闹的样子。又有新人来了吗?」

想了想前几天一军的和泉守向我抱怨每日都在与检非违使战斗,我说:「大概是在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战场上遇到的刀吧。」

「喔!是与检非违使的战斗啊!」乱听了,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我去看看。」

 

——请相信我,作为一个兄长,如果我知道了之后的发展,我绝对会拦住乱过去凑热闹。哪怕以后共同生活在本丸的屋檐下,我也会尽力阻止那个小子与乱的见面。

 

浦岛虎彻在看到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时,眼神都直愣愣的了。乱好奇地走到他的面前,然后对他甜甜地一笑。

「我是乱藤四郎。…呐,要和我一起乱舞吗?」

乱的橘黄色长发顺着纤瘦的腰身落下,水蓝色的眼睛满满的都是诱惑。

往常的这个时候,我会骄傲地想,我的弟弟真是太可爱了。

…但现在,浦岛虎彻的脸红得像是番茄,眼神十分紧张地四处游走。他的目光扫过乱的锁骨时我只想冲过去把乱的领口扣上,然后紧紧地系好领带。

在场的所有人都观察到了浦岛的变化。不,这根本不用观察,因为实在太明显了。

狮子王哈哈一笑:「新人还是年轻啊。」

烛台切凑过去默默地拍了拍浦岛的肩膀。

平野叹息一声,转过了头。

药研看了看浦岛,又看了看我,打趣道:「一期哥,脸色不太好啊。」

 

然后,据药研所说,接下来几天我只要看到浦岛,脸就会黑得跟煤炭一样,和浦岛的番茄有的一拼。

谁叫他对别人的弟弟图谋不轨。

 

第一次,他跟踪着乱,躲在后面却不敢出现。

「像个尾行犯一样的人怎么能接近乱。」发现浦岛的行为后,跟在浦岛后面保护乱的安全的我小声对药研说。

 

第二次,他初战中伤,回来时远远地就和乱打招呼。我家弟弟都那么天真可爱,看到浦岛有伤,乱便立即带着他去了手入部屋。透过纸窗的小洞,我看见了乱给褪下半身衣服的浦岛细细处理伤口的情景。

「两人最近的距离不到一公分。」我向药研抱怨着事实。

 

第三次,他内番恰巧和乱一起。乱亲密地抱着浦岛的胳膊,浦岛的脸再次成为番茄色。他紧张得满头是汗,举止都有些僵硬。

要不是药研在一旁按着,躲在灌木丛里的我早就拔刀而起了。

 

第四次,他叫住了乱,轻轻地把一朵花别在了乱的耳边。

「很好看喔。」浦岛的笑容有些局促。

「谢谢。」乱捻着垂在胸前的几缕碎发,向浦岛微笑着道谢。

「那个…」他低着头,有些支支吾吾的样子,但声音依旧十分清晰地传到了仅仅是路过的我的耳朵里。

「…要…要和我一起去龙宫城吗?」

 我定定地站在原地。看着那个有点青涩的黄毛小子,我最终得出了结论:

浦岛虎彻,这个家伙。

他就是想要勾搭我的弟弟。

 

我是一期一振。

最近的日子可谓相当不太平,但保护可爱的弟弟是每个兄长应尽的义务。

我会继续努力的。

 
   
评论(4)
热度(81)
太多了不知道该说什么(。